吉林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迷途维心 第一章 懵懂年少

发布时间:2019-09-25 21:50:20 编辑:笔名

迷途维心 第一章 懵懂年少

法兰城是诺亚大陆一本古书,具体落成时间已无从考究,饱经战火的城墙,似一位沧桑的老人,向人们安详地叙述着战火纷飞、金戈铁马、硝烟弥漫的历史。

“哒!哒!哒!”

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在西南城墙下响起。

时值正午,高空烈日让雄伟的城墙洒下重重的身影。一名八,九岁的男孩正依靠在城墙上,注视着高空的太阳,不时的抬起右手对比着什么,诡异的是,男孩右手上正托着一簇一尺来高,熊熊燃烧的烈焰,顶部白色的火焰及上方微微颤抖的空气,无不预示着此簇烈焰的危险性。

听到脚步声,男孩嘴角弯起,望向城墙转角处,也是此处庭院唯一的出入口。

法兰城很大,主要分五个城区,城西区是居民区,相对法兰城的繁华,算是贫民区。此处是位于西南城角一座庭院,绿柳周垂,清雅幽静,保持着古时建筑风格,历经时代变迁仍屹立不倒。

“哒!哒!哒!”声音越来越急。

“啪!”一声,一个女孩从转角处窜出,右脚重重踏在地面,一跃而起,身体前倾迎向对面的墙角,临墙之际,双掌击在墙面,同时倆脚踩在转角墙上,猛然发力,来了个90度大转弯,像归巢的鸟儿,向男孩飞去。

“穆哥哥救命,后面好多坏蛋!”黄鹂般的声音传出。

男孩此时已站在路中间,右手负于身后,在少女落地前伸出左手让其扶持稳住。

女孩也是八,九岁,乌黑的长发披在肩上,晶莹的皮肤泛着红晕,一双大眼睛似黑宝石般璀璨,娇俏的琼鼻,红润的小嘴,看起来如小天使般。

“穆哥哥,狠狠教训他们,追了我好久,累死我了!”小天使说出的话倒是没有那么圣洁。

男孩盯着从小巷追出来的三个壮汉,阴沉地喝道:“难道上次给你们的教训还不够!还不给我滚回去!”

三壮汉还真的给一个小孩喝住停了下来。

“小屁孩,别以为自己多厉害,今天我们皓总管也过来了,你死定了。”一壮汉凶狠地喝道。

“是吗?那这样呢!”少年右手移出,烈焰一个华丽旋转出现在众人面前,随着语落,火焰飙高半尺,附近的空气层层氤氲开来。

“术士!”

“昨天教的法术!”

“怎么可能!”众人人惊呼!

“啪!啪!啪!”一阵掌声从小巷传出,一名白衣男子走了出来,白衣黑发,衣发飘逸,不扎不束,白皙的肌肤,俊美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

“小兄弟,不知如何称呼,小小年纪,可以打倒柳三他们,也算踏入武徒之列,想必受到的淬体之术非常高明。至于术法方面……”白衣男子凝望着少年手上的烈焰,玩味般停了下来。

“我是把你定位为术士学徒

迷途维心  第一章 懵懂年少

,还是月阶术士呢!”白衣男子喃喃说道。

“中间不是还有个星阶术士,你懂不懂术士境界划分的,亏还这么大一个人。”女孩满是鄙视的婉声响起。

“对!对!对!术士学徒只是明白一些术士理论知识,其实也只是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学习法术而设立的一个低门槛,星阶术士才算是进入法术世界,可以享受各种待遇,初阶,中阶,高阶也只是法力的量变,就是威力的增加。月阶术士会开始感应天地元素,调动元素之力来增强自身术法。而日阶,则是可以直接调动天地间的元素之力为己用,从而创造出自己的秘法。”白衣男子回过神笑着解释道。

“这才对嘛。”女孩一副儒子可教也的模样。“爷爷昨天才教我们的法术,为什么我召唤不了。不对,应该是完全感应不了。”女孩好奇的问道。

“术法不像武修,讲究的是天赋,至于你的天赋嘛,是学不来这招的了。”白衣男子瞄了女孩一眼笑道。

女孩听罢,一跺玉足,纤手一指白衣男子。

“你!你!你!”

“别急,别急,我不是还没说完嘛,你可以叫你爷爷教你光系术法,肯定可以把太阳都召唤过来!小家伙,还不知道叫什么,你们口中的爷爷,能教出如此出色的弟子,不知是否方便拜访下。”白衣男子打笑道,最后道明了来意。

“穆云,爷爷今天不在家,还是改天吧!”男孩抢在女孩前面,不客气地回道。

白衣男子闻言望向穆云身后的庭院,正红朱漆大门,顶端悬着黑色金丝楠木匾额,上面龙飞凤舞地题着三个大字“风雅澗”。四周围墙由青天方石砌筑,与旁边的城墙混然一体,气势非凡。

“好一座风雅澗,那就改日再登门拜访。”白衣男子微微一笑,潇洒转身离去。

“慢走!不送!嘻嘻!”少女欢快地挥手道别。

“皓主管,这样就走了不好吧,这小子可是……”

白衣男子站定,身上气息蓦然一变,庞大威压向柳三他们碾压而去。穆云在旁边也感到窒息,忙把脸色涨红,一脸紧张的女孩拉到身后,女孩则紧紧抓住男孩的左手。

“扑通!”三壮汉齐齐跪地,身体不断颤抖着。

“今天的事!我不希望有其他人知道!”说完继续离去,威压也跟着一收,三壮汉忙相互扶持起来跟了上去。

“哼!临走还要耍威风,小气鬼!”缓过气来的女孩满脸鄙视道,完全忘了刚刚的害怕样子。

“雪珍,和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能玩刚刚那种急转弯,撞上了怎么办!”男孩瞪了女孩一眼。

“好啦好啦,人都走了,别这么凶神恶煞的了,快变回平时可爱的穆哥哥。”女孩摇着男孩的手撒娇道。

“嗯!”男孩表情一松,憨厚一笑。

“我要在城墙铺上厚厚的棉布,这样以后就算你撞上了也不会有事,最多头上顶个大包。”男孩调笑道。

“你才头上顶个包,多难看,回去了,爷爷要担心了。“女孩左手拖着男孩向庭院走去,右手从怀里取出一朵白色花朵在男孩面前恍了恍。

男孩伸手一抓落空,再抓又落空,男孩女孩就这样打闹追逐着,不时地传出欢声笑语。

临近庭院,朱红大门”咔”一声打开,露出了一位发鬓雪白,一脸慈祥的老爷爷,半蹲而下,双手张开,迎接着男孩女孩。

“龚爷爷,刚刚那个鸟人吓死我了!”女孩拍拍胸膛,扑到老爷爷怀里说道。

“别怕,别怕!爷爷一直在呢!”老人抱住男孩说到。

“你们强者不是说都会相互感应的,那穆哥哥刚刚说你不在,那鸟人不是知道穆哥哥在撒谎。”少女嘻嘻笑到。

“那还不都是为了你才这么说的!”男孩红着脸忙补到。

“有爷爷在,没人可以伤害你们!”老人抱起男孩女孩说道。

“你撒谎!”女孩纤手指着男孩说道。

“你才撒谎!”男孩打掉女孩手指回道。

“哈哈!哈哈!”老人大笑着,抱着男孩女孩走进庭院。

进入庭院,一股清新气息扑面而来,脚下一条彩色鹅卵石小路延伸至主厅,将庭院一分为二,右边座落一水亭,花香鸟语,水流潺潺,几块石头,几丛竹子参差错落。左边为一大块草坪,几块麻石堆放中间,旁边坚着二个武器架,枪戟剑杖棍覆盖着层层尘埃,显然已好久没有操练。

“爷爷,你这么喜欢打扫,为什么这练武场,你就没打扫过,都成草园了。”小女孩满脸疑惑的问道。

“小精灵,这么大一个练武场,打扫起来多累呢,而且打扫完没几天就又成这样,还是要你们长大了自己打扫才行。”爷爷用额头顶着小女孩笑道。

延着鹅卵石小路进入主厅,左右二边是全套红木公座椅,两两之间摆着乳石桌子,中间主座为紫檀大椅,取材厚重,造型庄重,雕饰精巧,后面摆一漆木屏风,上部装饰着一对青铜流金朱雀。

老人健步走到主座前,把男孩女孩放到主座上,小男孩坐姿端正,星眸微转,小女孩左顾右盼,一双藕莲小腿前后晃荡着。

“宝贝们坐好!今天爷爷有话说。”老爷爷蹭下,抓着小女孩小脑袋转正。二个小家伙眨着眼,好奇望着爷爷。

“对于现在的生活,感觉怎么样?”

男孩女孩互望了下。

“很好呐,有爷爷在,穆叔在,还有雪珍妹妹,挺开心的。”

“很好呐,有爷爷在,穆叔在,还有穆哥哥可以欺负,哈哈!”

“那其它人呢?”老人似笑非笑的继续问道。

“路口卖包子的张婶可好了,每次见到我们都会给我们包子,隔壁书塾的王夫子经常给我们讲故事,还有还有……”小女孩纤手点着下巴抬头想着。

“还有一群小弟让你欺负嘛。”小男孩白了小女孩一眼,小女孩马上拼命的点头。

“爷爷,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发生?而且穆叔出去二月了,也快回来了。”男孩疑惑地问道。

“穆叔回来,你又要洗那臭臭浴!三天内别靠近我!哈哈!”小女孩掩嘴大笑。

“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还记得你穆叔交待过的话?”老人略一沉吟,叹道。

“你穆叔八年前带你过来,那时的你还是襁褓婴孩。他交待你不能生气,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我们周围的人都是你穆叔打点过的,你唯一的一次哭泣,是去年让附近的癞子欺负了,其后果是整个西区的癞子势力重新洗牌,他在用他的方式保护你。而此种方式我是完全不认同的,你可明白?”老人说完,身上气势戛然一变,如鹰隼般凌冽的目光凝视着少年。

蓦然的转变让少年心中一凛,如坠冰窖,仿似赤裸般在老人面前,心中所思所想无所遁形。

“人心,最诡异难测,周边之人,又有多少是另有居心。是否感觉自己一言一行如被看透,这是爷爷以自身经历,加上对你信息的掌握,从而做出不下几十种判断,从中甄选最符合你的行为。是非曲折,为善为恶,不可耳听,不可眼观,只可从信息中分析出来。你以后的强大无需质疑,可否保持本心,全凭一念之间。你可明白?”老人身上气势一收,层层引导问道。

少年茫然的点点头,又遽然摇摇头。

“是非曲折,善恶之分,如何判断?我的强大又是为了什么?我,又是从何而来?”少年迎着爷爷的目光,倔强地问道。

“你穆叔这次回来,我们会提前为你举行成人礼。是非曲折无法区分时,说明掌握的信息还不够,不可妄下定论。善恶只是世人眼光的区分!强大!就是为了守护!守护自己所爱之人!成为最强守护,何俱来处!”话毕,老人仰额凝神,似陷入追忆。

“最强守护!”少年攥紧拳头!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要挂号费吗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有网上挂号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在线挂号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好挂号吗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挂号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