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狆國青姩报反智反精英反强者嘚微博狂欢

发布时间:2019-11-09 18:46:00 编辑:笔名

上周末微博上几个成为热点的话题,将微博反智、反精英、反强者的特性表现得淋漓尽致。

上海某咨询公司的女老总,发了一条微博抱怨现在的年轻人不注重细节,她说:刚面试了个人,简历很漂亮,北大毕业,MBA。我约在咖啡店,结果俺埋单,他丝毫客气都没有,饮料都是我端的,大男人家的,这般不懂人情世故。注重细节,成就自己。

招聘者的这种抱怨,如果在过去,放在课堂上讲,写到管理学教科书里,或者发表在纸媒上,一定会被职场当作老板告诫年轻人注重细节的经典案例。可是,发到了微博上,这个老板却成了被友攻击的靶子。很少有友顺着这条微博的逻辑去感慨细节的重要,而是批评招聘者的傲慢和自以为是。

有的说,面试为什么要选在咖啡厅?有的批评:是你面试别人,你选的地点,当然应该你埋单。有的说:这是一个双向选择的过程,招聘者并不拥有优势,你在面试选别人,别人也在面试你数万条转发和评论,批评矛头都指向那位女老总。她发这条微博的时候,绝对想不到众是这样的反应。可如果她了解微博反智、反精英、反强者的传播特性,就能预期到这种后果,而不至于如此狼狈。

微博上多数人都是匿名的草根,加上微博本身就是以反传统、反权威、反主流的颠覆形象出现的,这决定了微博舆论场的基调必然充满了对精英、权威和强者的不屑。传统主流社会中受到追捧的价值观和人物,会在微博舆论场中受到无情的嘲讽和消解。现实职场中,人们会以老板为中心,围着权力转,崇拜白(领)骨(干)精(英),而微博却是以消解这种价值观为乐的。

先来看发微博者的身份,一个公司的老总,微博众本就对这种强者身份充满反感,一事当前,会本能地站在反抗老板的立场上。老板在现实中主导着职场的规则,人们会在这种虚拟空间对老板们的吐槽中获得一种虚幻的满足感和胜利感,释放现实压力。其二,当下在招聘者与被招聘者的博弈中,企业方本就占据优越地位,微博上的多数人,大抵都属于受老板欺压的白领群体,当一个老板诉说现在的应聘者在面试时是多么不懂礼貌时,自然会遭到微博上被欺压的大多数们的群殴。

这是一种现实空间与虚拟空间的互相强化和激发,当现实社会越是崇拜权力,游戏规则完全受强者和精英支配,贫富差距阶层撕裂,虚拟空间便越会呈现出反智、反精英、反权贵的特性。人们在现实中受到的挫折,会选择在虚拟的空间中赢得精神补偿,获得一种虚幻的愉悦感。与之对应的一个现实是,现实中如鱼得水的人物,那些处处逢源的既得利益者,在微博上往往会被拍得体无完肤;而在现实中并不如意的弱者,在络上往往能获得一种道义上的优越感,并常常在各种虚幻的络讨伐中大获全胜。

这个周末,另一个被微博折腾得灰头土脸的人物,是着名媒体人杨锦麟。他发微博称在某地打车时挨宰,起初友都站在他一边,谴责出租车司机的惟利是图和市场的混乱。后来当该地副市长看到事件成为热点后,私下打向杨先生道歉,此后舆情突然发生大逆转,老杨成为被众批评的对象,很多友批评他隐瞒了很多信息,是利用名人身份欺负出租车司机。

舆论所以发生逆转,跟副市长的介入有很大关系。开始,老杨发微博曝光挨宰时,是一个消费者的身份这符合众的立场,众都是消费者,都有过挨宰的经历。可当地方官员给他打道歉时,老杨的身份就与官方符号绑在了一起,成为一种特权的象征几个人挨宰后会有名人这样的礼遇呢?结果,故事在众的眼里就成了:一个名人与当地官员联合在一起欺负一个弱势的出租车司机。在反智、反精英、反权贵、反强者的微博舆论场中,人们自然会立刻选择站到鸡蛋那一边与官方符号站一起的老杨成了一个需要被推翻的石头。

于丹教授这个周末在微博上的遭遇,也是中了反精英的邪。昆曲谢幕时被某些观众嘘,本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儿。但大众名人、学术明星、名利双收的身份,注定了她的小尴尬在微博上会被吐槽成大丑事。人们几乎是以一种等着看笑话、看热闹、看现形的心态,等着那些在媒体上风光的名人明星们出丑的。至于当时事实是什么,并没有太多的人关心,从吐槽中收获一种推倒偶像的快感,就可以了。这也是一个鲜明的对比,越是在传统媒体上被追捧的人物,在微博之类的新媒体上越是受到报复性的修理,传统媒体是精英的,而新媒体则带着浓厚的大众意味。

这是一个让精英们很无奈的现实,大众却从中获得了巨大的快感。只有在这个舞台,大众才能赢得那些想象中的强者。只有在这个空间中,游戏规则才由多数大众所主宰。

仪器仪表
网红
历史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