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最强法宝商 正文 第六十章 死人的第六轮

发布时间:2019-09-25 20:44:04 编辑:笔名

最强法宝商 正文 第六十章 死人的第六轮

随着擂台上局面的变化,陈德从一开始为张之良捏一把汗,变成了心情轻松地观战。

开始有心情为张之良喝彩。陈德已经看出,张之良获胜只是时间问题了。

就看对手的坚韧度如何,如果性格坚毅,可以多抵挡几个回合。

而陈德对张之良的冷静和耐心是有信心的,穆勒很难等到张之良因疏忽大意而送给他的机会。

一点也不想放弃的穆勒,表现出来足够的坚韧。在败势已现之下,足足抵挡了有二十多招,才败下阵来。

当评判宣布张之良获胜时,陈德在台下举起双手大声欢呼起来:“好啊!棒啊!”声音之大,让周围的人纷纷侧目。

陈德根本就不理会那些诧异的目光。

原来,为朋友欢呼呐喊,也是那么地让人激动、心情欢畅!

张之良从台上,一跃而下,来到陈德跟前。

满心欢喜道:“我说过战绩要和你一样,我做到了吧!”

陈德开心地笑着说:“我就知道你行的!对手还挺强的喔。”

两人就在喧闹的人群里开心地聊天,直到当天的比试快结束时,陈德才告辞,怀着轻松、愉悦的心情返回天痕宫。

在返回途中,因自己这一轮轻松获胜,老友战胜强敌,心情大好的陈德,突然就想喝酒,自然而然就想到了清玉酿这种奢侈品。

豪气一起,陈德就不怕破费,没有犹豫,他改道就往天鼎宫而去。他一边走,一边想起了那个爱笑的小姑娘。

到天鼎宫时,果然,当值的都不是新弟子,都是些师兄、师姐。

方玉莹是新弟子,肯定是要参加比试的,这种时候,是不可能在回春殿当值的。

陈德直接就对一位迎上来的师姐说:要买清玉酿。

这位师姐看着陈德的一头乱发,稍微有些吃惊。一愣之后,她就领陈德走进那间大房子。

陈德掏出身上所有灵石,只有三十几颗。

陈德就说:“我买一斤清玉酿。”递了三十颗灵石过去。

当值师姐看了一眼,说:“清玉酿现在是四颗灵石一两。”

“啊!”陈德吃了一惊:清玉酿也涨价了,而且涨得不少。

迟疑了一下,陈德加了两颗灵石,说道:“那就买八两吧。”

当晚,陈德饮用清玉酿时,一小口一小口慢慢地啜饮。让酒香充满鼻腔,享受那种微妙的香味。

打坐中,缓缓运行功法汲取那让腹部变得温热的灵酒中的真气。

连续多日紧张的比试,让陈德的损耗不少。这清玉酿下肚后,体内的损耗立即补充了大部分。

清玉酿祛除身体杂质的效能还有,只是没有刚饮用时那么明显了。喝了二两清玉酿,约半个时辰后,陈德感到肚子开始咕咕响。

在茅厕里拉出的已不像当初那样是黑黑的油油的东西,排泄的是颜色较浅的东西,没有当初的那种令人作呕的臭味了。

回去继续打坐时,陈德微微地有种感觉,从腹中汲取入经脉中的异种真气,在轻轻地渗透体内的先天之气,轻柔地冲刷、涤荡。

一部分变得浊重的异种真气离开经脉,进入肌肉,然后有一些从毛孔里渗出。

陈德感觉身上似乎很多地方在出汗,但是这种汗不同以往,比较粘。

而经脉中一部分异种真气被先天之气俘获、融合,使原本略微缩减的先天之气稍稍壮大了一点,变得更凝练、醇厚。

流经之处,经脉和筋肉、皮膜中的感觉更舒服了。

冲洗一番,换了一身衣服后,陈德继续打坐。

那种全身微热、暖和、舒服的感受仍是很强烈。

双眼微闭入定的陈德,在这种舒服的感觉中竟不知不觉间沉睡过去。

第二天醒来,陈德感到身体更轻松了,身体充满力量,眼里的世界似乎比从前更清晰了。

在精神高度紧张、体力大量消耗后,在精神轻松状态下,使用促进修为的丹药或灵酒,效果比平时要好许多。

陈德误打误撞地,在几轮紧张的定级比试后,饮用清玉酿,正好符合这样的条件。

这一夜的修炼,陈德得到不少收获,修为有了不少增进。实力增加不少。

第五轮定级比试战罢,天痕宫的新弟子们的战绩如下:有六人是五连胜;三十七人是四胜一败,陈德位列其中;六十四人是三胜二败;四十二人是二胜三败;十人是一胜四败。

对于那十个战绩有四败的弟子而言,他们的定级比试结束了

最强法宝商  正文 第六十章  死人的第六轮

他们的排名是倒数第十一到倒数第二十。从比试结束的那一刻起,他们的身份已经变成天台宗的杂役,不再是天台宗的弟子。

十人中,有人在评判宣布胜负时,当场就昏了过去。

陈德实力略有提升,不过,他感觉自己离打通天人桥,达到第九层还有一些差距。

陈德并不想太快地提高养脉境修为,他要把基础打牢,基础越牢,今后的修为才会更高。

明显感到实力的提高,陈德对后面的比试信心更足了。

第六轮的抽签结果,让陈德有些吃惊。因为,阮星抽到了他。

按陈德比试前查探的结果,这阮星有进入前八名的实力。

他抽到自己,不知是他运气不好,还是自己运气不好。陈德心里想到。

阮星喜欢用刀。因为他喜欢刀法中的那种霸道的气势,和他的脾气比较合拍。

阮星脾气急。刚一听到台上叫到自己名字,便腾空而起“通”的一下,就落在台上。

看到陈德不紧不慢地走着上台。他喝道:“你这鸟人,装模作样的,快点上来!”

陈德皱了皱眉。原本没有决定用何种兵器,听到这声喝,陈德就有了主意:就用刀吧,用刀击败台上的用刀的嚣张家伙。

看着台上一脸凶霸的少年,个头比自己高,一副肥壮的模样。他的速度应该不快吧,陈德心想,那就快点干翻他。

评判的“开始”的话音刚落,陈德就像雄狮般势不可挡地扑向阮星。

阮星肥壮,速度的确不是强项,八层的修为,并且他自恃天生有几分蛮力。一开始就被陈德抢攻,他就想以力量抑制陈德。用刀猛磕陈德的法兵。

“锵”的一声,传出强烈的金铁交鸣声。

但是,刀上传来的巨力,让他虎口微麻。对手似乎没有受到多大影响,看来对手是名不虚传。

这是他在这场比试中,唯一一次有空闲转动其他念头。

因为,陈德一刀快过一刀的攻击,让阮星无暇他顾。

片片刀光围着阮星飞舞,只要他有个闪失,定会被刀劈中。

二十五招后,越发手忙脚乱的阮星,在防守中出现破绽。正好陈德可用斩风式攻击。借鉴了破云式的技巧,陈德的斩风式像疾风般迅捷。

刀光过后,闪着寒光的刀锋已经将要劈在阮星身上。

好在评判出手了。

心里有些气恼的陈德,并没有收手,这一刀全力以赴。

评判出手后,使陈德的刀势一缓。但是,阮星速度偏慢,加上陈德故意不留手,刀锋一偏之后,将阮星的右臂划出一道血痕。

同时,评判喝停的声音响起。

阮星原本对获得甲级充满信心。这一下,在第六轮中被击败,已经不能进入前十六。

他用怨恨的目光狠狠瞪了陈德一眼,不甘地跃下擂台。

第六轮战罢之后,战绩最差的弟子是二十一位二胜四败的。至此,这二十一位加上前面两轮的那二十位,正红好是四十一人。天痕宫的丁级弟子就已全部决出。

这四十一人从今以后,在天台宗就是杂役的身份了。

一位衣着法衣的弟子,下了擂台后,突然举剑自刎。

评判离得远,出手时,已经来不及。

他是一位来自一个修真世家的弟子。平日里,养尊处优,修炼资质平平,却心高气傲。

第六轮里,他原本占优,有很大机会获胜。可是对手极其顽强,拼死抵抗。迟迟不能获胜而度过鬼门关的他,心浮气躁之下,在对手拼命的两败俱伤的招法中,稍一畏缩,就被对方抓住机会反败为胜。

在台下极度悔恨的他,想到今后的杂役身份,养尊处优惯了的他接受不了,竟自刎而亡。

一具冰冷的尸体,一地殷红的鲜血,让许多新弟子真切地领略到修真世界的残酷的一面。

傍晚时分,再次传来一个坏消息。

一位同样在第六轮落败而成为杂役的少年,在去膳堂的路上,被几位以前被他苛待的杂役围住,先是狠狠地奚落了一顿,然后又被他们狠狠地痛打了一顿。

这位少年不堪其辱,竟投崖而亡。

六轮之后,除去定为丁级成为杂役的少年,其余新弟子的战绩如下:三人六连胜;二十二人五胜一败,陈德位列其中;五十人四胜二败;五十三人三胜三败。

而五十三个三胜三败的弟子,他们的定级比试也结束了。他们是除了被定为丁级的少年外,最早战绩有三败的一批弟子。

按定级比试开始前就已定下的规程,他们的级别定为丙级。

余下的战绩最好的七十五人,将继续比试,争夺甲级、乙级弟子身份。

第七轮的比试是非常关键的。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在线询问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qq在线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口碑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口碑咋样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口碑如何